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健康新闻 > 正文内容

《阳光劫匪》投资超2亿却调档背后投资人投电影投了5亿?

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11-25 点击数:

  “我已经投进去5个亿了,压得我砸锅卖铁,但有什么关系呢?熬呗,只要人活着就行”

  方励的房间,一进门的时候摆着一个没人坐的轮椅。而这个轮椅,前一天刚刚将方励运到了海南岛国际电影节的红毯现场。他绑着护腰走完了全程,他说如果没有护腰,他的腰可能就会塌了,因为方励的腰肌已经快没了,需要慢慢养。

  临走的时候,方励说:“我没事,我身体一天比一天好,因为又长了一点点,多好呀。哈哈哈哈哈!”

  “当时《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》排片只有0.04%,但我管他三七二十一,还拉着李睿珺跑路演呢,跑了8个城市。大家说太夸张了,但一个好的电影值得你这样付出。赔了又怎么样,高兴呗,哈哈哈哈哈。”

  “拍电影如果能忽悠几个志同道合者那就更棒了,但我从不坑人。我和人家说咱可说好了,咱是买高兴来了,我可不能保证你一定赚钱,但我可以保证你不赔钱。哈哈哈哈哈。”

  这两年,方励倒是出现在了一些励志演讲现场。他经常“贩卖”他的自由理想,也赢得了很多“后浪”的喜爱。67岁的方励最出圈的视频,标签是“看完这个视频99%的人得离职”。

  2018年,方励在《感谢你给我机会上场》的演讲中说“老婆担心我把公司钱都赔光了,我就用自己的私房钱投资。劳雷影业可能会赔钱,但有什么关系呢,我赚到了开心。”

  此次拍摄《阳光劫匪》,方励邀请安德鲁·辛普森出山,并且一口气把《虎兄虎弟》的两只老虎也带来了,但这两只老虎仅仅是作为《阳光劫匪》里老虎的动作替身,拍摄一些极限动作。《阳光劫匪》是华语电影第一部真虎实拍的电影,也是全球第一部老虎有表演的电影。

  尽管电影采用了真虎实拍,但想要瞬间抓住老虎的微表情并不容易。所以电影实拍到了老虎一些萌宠和奶凶的微表情,但因为时间和剧情不对位,所以也运用了数字表情重构。但因为CG团队完全不知道怎么处理老虎的微表情,所以单单在老虎表演的微表情数字化上,就耗时半年,砸进去好几百万。

  除了经历了大型“选秀”选择适合在电影里表演的真老虎,方励还和真老虎有无数次亲密接触。“经常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,但就是要摸一下。在美国拍摄的最后一天,我给了一个任务,让导演和制片人去摸摸老虎屁股,哈哈哈哈哈。”

  方励在电影上的叛逆是刻在骨子里的,而为了营造这个都市童话故事,《阳光劫匪》也架构了一个时空,修了四条街,修了地下迷宫。用方励的话来说是“生造”。

  “今天拍一部电影,只要做CG场景就过亿,这部电影过两亿太正常了,因为有真虎的难度。追求不一样,那就只能砸钱嘛。”

  除了在“老虎”和造景上的投资,方励和李玉导演在整个故事上做了全新的改编。《阳光劫匪》改编自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的同名小说,但在故事上却有着极大的不同。“当时买这本书的时候,我们完整的采用了小说里的人物关系、个性特质、价值观念、行为的方式和自由自在的调皮。同时,成片也获得了伊坂幸太郎的认可和赞赏。因为我们沿着他的思想又走了一段。”

  事实上对于改编,方励永远都有自己的态度。“文字就是文字,影像就是影像。如果我们一群人沿着你的路又往前走了一截,创作新的故事,但这个故事是因为你给刺激出来的,这不是证明你贡献更大吗?这是我讲给伊坂本人听的,他一听特别开心。改编一个小说,只要把握住小说的灵魂,情节上你离得越远越好。”

  不过最让人惊讶的是方励说“很大程度上,我不是来扶持个人做电影。有没有过?有过,但我并不是为了扶持个人。我作为制片人,作为一个电影爱好者,我希望最终是给观众做电影。偶尔给谁帮个忙可以,但我不是专门扶持新导演,这是大家对我的误解。”

  事实上,方励被称为“中国地下电影的教父”。对此方励也觉得是误解,“其实我是被地下的,我真的没想过做地下电影。”从2000年前后结识王超,到娄烨、李杨再到后来的李玉、李睿珺、大飞、申瑜,方励参与国产艺术电影的历史能大致勾勒出2000年之后国内艺术电影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故事线。

  方励和《阳光劫匪》的导演李玉第一次合作,《红颜》仅仅收回了36万宣发成本。但在这部电影结束之后,方励和李玉迅速合作了《苹果》。“全明星阵容,直接奔着商业文艺片去的。”

  为了大众做电影的方励,把自己称为一个“志愿者”。这个“志愿者”身份让他在邀请韩寒给《观音山》写完主题曲的词之后说“你要拍电影的话,我给你当义工制片。”这个“志愿者”身份也让他时常投入自己的资金。

  曾经和方励合作过的李睿珺,拍《告诉他们 我乘白鹤去了》第一时间把初剪版给到方励,方励给他提供了一些建议,也因此变得很喜欢这个导演。后来合作《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》,因为忙于《后会无期》的原因,没有太多时间,方励找到了当时的出品方天画画天,主动贡献了一半的制作费:“我有机会就参与后期,没机会就送给你们了。”

 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了大飞身上。“大飞那个导演,对他个人很欣赏,欣赏他那个猛劲,也很同情他砸锅卖铁,那么一点成本拍成那样,后来我也给他影片提了一些建议,然后投了一些钱,补拍了一些镜头。”

  李玉和方励长期合作,两人此前一起写剧本,《阳光劫匪》也是两人一起写剧本。而作为作家的韩寒,在拍完电影后在《告白与告别》书里面形容方励:“老方是个很有意思的人,一直在思考问题,好点子和馊主意都不少,且精力充沛。”

  因为方励支持了多部艺术电影,在圈内积攒的口碑也让找他做监制的影片非常多。但方励始终有一个原则不破,就是“我得喜欢你这个故事才行”。尽管方励“好主意和馊主意”不断,但方励从来不在乎。

  “我也会和一些新导演吵架,但电影就是要保持这种热爱,对导演是这样,对我也是这样。所以我要一直不停的说下去,不停的说。”

  “大家好,我叫方励,60岁,我在外面休息的时候观察了一下大家,都至少比我年轻30岁,为什么今天想和大家聊聊天,因为我认为自己过去30年非常成功,为什么非常成功,因为我很快乐,为什么很快乐,因为我知道人是什么。”

  这是方励在《感谢你给我机会上场》中的开场白,但这远不是方励最出圈的言论。

  “每个人价值观念不一样。我已经投入了快5个亿了,疫情之下资金压力弄的我砸锅卖铁,但有什么关系呢,熬呗,只要人还活着就行了。”

  疫情前国内电影市场虽然连续跨过600亿大关,但其中引进片占到了将近一半。在剩下的300多亿里,院线成,国内的投资人能回收的有100多亿。

  尽管电影的投资前景不高,但方励对于电影永远都是不计成本的全力投入。除了早年支持独立电影人,还有方励“因为值得”为了只有0.04%排片《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》进行路演的“夸张”。

  方励一直将“多做点电影,多挣点快乐”挂在嘴上,也从不计较成本和票房的得失关系。但这并不代表方励对于市场没有要求。当问他电影上映后你在意口碑还是票房,方励想的是全都要,但是票房对于我意味着有多少观众看到了这个电影。

  2014年,韩寒执导的处女作《后会无期》上映。当时团队悬赏一万块钱猜票房,方励猜6亿。如今回忆起这件事,依然让方励很得意。“我有我的道理的,80后作家里,有人气的郭敬明和韩寒,郭敬明电影能卖到4个多亿那韩寒也差不多。另外朴树那首歌放在了片尾,我看完电影出来就说这首歌值1亿,所以我就说了个6亿。”

  方励还是想了一下,“《观音山》发行的时候,我和发行说,我不管你用什么宣传方式,总之就是让大家进电影院,那个时候就是打一个残酷青春。我当时和发行讲的是,如果这个电影出来的时候一半的观众是骂这个电影,那我一辈子再也不做电影了,那说明我们与观众的距离太远了。我相信绝大多数观众,情感是本能的。如果你是真情实感的电影,完全有可能打动观众。”